恋爱时的财物付出,分手后还能要回来吗? - 经典案例 - 长沙律师|长沙律师在线法律咨询-湖南大鲲律师事务所

恋爱时的财物付出,分手后还能要回来吗?

发表时间:2019-03-19 1207

在一段恋爱中

出现金钱的往来的情况是非常常见的

有的是因一方经济困难产生的借贷

有的是为表达爱意和联络感情的自愿付出

也有的是共同生活支出的必要花费...

大鲲案例

 

由于这一层亲密的恋人关系

处理金钱往来一般比较随意

即使是借贷,一般也不打借条

而双方一旦分手,金钱的纠葛很可能随之而来...

大鲲案例

 

那么问题就来了

恋爱时的财物付出,分手后还能要回来吗?

大鲲就办过一个这样的案子,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案例简介

刘某与李某曾是情侣关系,于2016年11月21日经人介绍认识,随后开始交往。交往期间,双方多次以支付宝、微信的方式互相转账。刘某通过支付宝转给李某321520元,李某转给刘某271432元;刘某通过微信转给李某25134.4元,李某转给刘某26253.2元。以上,刘某共计转给李某346654.4元,李某共计转给刘某297685.2元。刘某多给付李某48969.2元。

后双方因性格不合,于2017年5月12日分手。刘某在分手后向李某索要恋爱时转至李某的钱款,双方发生纠纷,协商未果。刘某欲向法院提起诉讼,遂找到大鲲律所并出具委托,委托律师代为起诉。接受委托后,我所立即指派了律师,律师在收集了相关证据材料后,发现其中有1314元和520元两笔款是刘某在谈恋爱期间特殊日子所转,由此代理律师确定了诉讼思路,并向法院起诉,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李某归还其47135.2元。

大鲲案例

 

争议焦点

刘某多给付李某的48969.2元是何性质?

是赠与还是不当得利?李某是否应当返还?
 

代理人认为

在双方恋爱期间,原告多转给被告的48969.2元,应将其区别对待,恋爱期间特定日子以微信红包方式给对方转账或者送礼,是其对于爱意的一种表达,是自愿赠与对方的行为,所以其中1314元和520元两笔转账是赠与行为;余下47135.2元刘某并不具有赠与的意思表示,应认定为不当得利,予以返还。

李某认为

刘某起诉要求返还的47135.2元与1314元和520元两笔款一样是刘某赠与自己的,不应予以返还。

大鲲案例

 

法院观点与结果
法院认为

本案中,法院在查明的事实部分对代理人所陈述的双方恋爱期间特定日子以微信红包方式给对方送礼物,是爱意的表达,是自愿赠与对方的行为,其中1314元和520元两笔款合计1834元不要求返还的事实予以认定。

对于剩下的47135.2元,因原告在庭审中称转账时双方存在恋爱关系,仅仅系将该笔钱存放在被告手中,无赠与的意思表示,被告未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原告在转账时具有赠与的意思表示,应认定为不当得利。故,对被告关于该笔47135.2元的款项系赠与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李某向原告刘某返还47135.2元。

大鲲案例

 

律师总结

大鲲案例

 

大鲲案例

 

邱敏

湖南大鲲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擅长行业领域:

刑事辩护、合同纠纷、金融借款纠纷等

邱敏律师说

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虽然本案中的原被告是情侣关系,但是也是相互独立的个体,与婚姻关系有一定的区别,是否符合赠与条件还是要看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意思表示的瑕疵会影响到赠与关系的成立问题。

本案件,原告对诉争款项并不具有赠与的意思表示,包括在双方提交的聊天记录等证据材料中也不能看出赠与的意思表示,那么就不能证明原告存在赠与行为,应认定为不当得利。根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之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民法总则》实施之后,这里的法律适用应当是第一百二十二条:“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被告李某无合法根据接受刘某的给付,故李某无权利受有刘某给付的47135.2元,应将该款返还刘某。

大鲲案例

大鲲律师温馨提示

爱情的甜蜜容易让人深陷

但是,在恋爱中一定要保持理智的头脑

提高风险意识,切勿盲目消费

大笔财产支出时一定要保留相关凭证

以备日后不时之需!

延伸阅读: